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夢回大明春 > 296【突然襲擊】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njfulid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  王淵呼道:“看座!”

  “多謝。”唐伯虎抱拳答謝。

  “險夷原不置胸中,何異浮云過太空。夜靜海濤三萬里,月明飛錫下天風,”王淵突然吟起詩來,吟完之后還問:“此詩如何?”

  唐伯虎贊道:“豪邁飛逸,情致曠達,王總制好胸懷!”

  王淵搖頭說:“不是我寫的,是恩師陽明公的詩作。”

  “告辭!”唐伯虎起身就走。

  “我不是在羞辱你,”王淵說道,“當時閹宦當道,恩師挨了廷杖,下了大獄,夫人小產,又被貶謫貴州做驛丞。半路遇到錦衣衛截殺,靠跳水裝死逃過一劫,回鄉時還在海上遭遇臺風,差點葬身魚腹。恩師肺病復發,一路強撐病體,還沿途收徒講學,在貶謫路上寫了這首詩。”

  唐伯虎回轉身來,重新坐下:“令師確實值得敬佩,可他即便貶為驛丞,依舊有望重回朝堂。而我唐寅,是被剝奪功名,這輩子都仕途無望。”

  王淵問道:“失去功名,跟丟掉性命,哪個更恐怖?”

  唐伯虎說:“難以評判。”

  王淵說道:“恩師在貴州,住的是山洞,糧食還要自己耕種,左鄰皆為茹毛飲血之輩。若換成你,會怎樣做?”

  唐伯虎默然。

  以他的性格,根本不會去貴州赴任,直接辭官回老家喝酒去了。

  王淵說道:“恩師沒有氣餒,在龍崗山上悟道,教導蠻夷子弟讀書習字。他離開貴州時,已有弟子數十,好友與求學者數百!”

  唐伯虎嘆氣說:“我不如也。王總制想說什么,一并說完吧,我只當來杭州游山玩水。”

  王淵笑道:“換成旁人,我才懶得廢話。說這么多,是想你收起憤世嫉俗之心,既然來此應聘幕府,就不要再覺得天下人都有負于你。否則,我哪敢收你做幕僚?吾師有一言,我想贈與閣下。”

  聽得一番解釋,唐伯虎稍微平息怨氣:“請講。”

  王淵說道:“人生大病,只是一個傲字。”

  唐伯虎頹然一笑:“此理我也悟得,就是做不到。人無傲氣,與犬類何異?”

  王淵搖頭說:“人應有傲骨,不應有傲氣。數年前,我也傲得很,恩師才贈我這句話。其實,恩師也傲得很,他在朝做官,不收人一錢,也不與人一錢,不知得罪了多少人呢。”

  王陽明和唐伯虎,老家相隔不到五百里,而且是同一年參加會試。

  彼此或許未曾謀面,但肯定都聽說過對方。

  唐伯虎嘆息道:“王總制不必擔憂我恃才傲物,在寧王府上,我吃屎喝尿都做得,哪還會在你這里擺什么架子?”

  王淵訝然道:“你跟寧王有接觸?”

  唐伯虎說:“兩年前,寧王重金請我去做幕僚。”

  王淵笑問:“他打算謀反吧?”

  這下換成唐伯虎驚訝:“王總制怎知?”

  王淵說道:“心明眼亮之輩,怎會看不清楚?寧王這些年,派人在京城到處賄賂官員,又勾結太監、錦衣衛和邊將,還買通閣臣、尚書恢復侍衛。他若不是要謀反,還能是想做甚?”

  “既如此,朝臣皆知,為何不將其法辦?”唐伯虎問。

  王淵說道:“因為滿朝皆收其賄賂,少數幾人說話沒用啊。”

  唐伯虎嘆息道:“唉,宵小盈朝,還是跟當年一樣。”

  王淵說道:“你若愿留下,以后就替我撰寫來往文書,順便為我出謀劃策。或許,我能還你功名也說不定。”

  “真的?”唐伯虎眼睛突然明亮起來,仿佛整個人都煥發新生。

  王淵笑道:“當今陛下,有什么做不出來的?還你功名,只是小事一樁。”

  出謀劃策什么的,純屬扯淡。

  王淵缺一個文吏,妙筆生花那種,唐伯虎就很適合。

  突然,袁達走進來,在王淵耳邊嘀咕幾句。

  王淵起身說:“子畏先生,走吧,看看我是如何做官的。”

  唐伯虎立即跟隨,袁達那匹馬也借給他騎。

  卻見王淵召集十多個讀書人打扮的屬下(弟子),又帶著數百軍士出營,繞著城墻直往北關殺去。

  唐伯虎問道:“王總制要去剿匪?”

  王淵哈哈大笑:“剿匪帶兵就夠了,我還帶這么多弟子?帶去給匪寇寫墓志銘嗎?”

  唐伯虎被這話逗樂了,跟著莞爾一笑。

  眾人直奔北關而去,驚得沿途雞飛狗跳,暗中監視王淵的幫閑,也連忙跑去報告自己的主子。

  王淵只向皇帝要了南關職務,卻故意留著油水更豐厚的北關不動,自然有原因的。

  五百神機營將鈔關三面包圍,只留下靠河的一邊。很快,靠河的一邊也被接管,所有鈔關辦事員都被火槍指著腦袋。

  浙江戶曹兼鈔關主事喻智,慌忙跑出來問:“王總制,為何帶兵包圍鈔關?”

  王淵說道:“查賬!吾奉皇命總督浙江,臨行之前,受戶部尚書邦秀公(石玠)所托,讓我一定要好生查查浙江北關!”

  “查……查查查賬?”喻智兩腿發軟,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  喻智是正德九年進士,加上觀政(實習)歲月,也不過才當官兩年而已。實在是浙江北關油水太厚,只用今科進士執掌,而且一年一換。即便如此,也擋不住貪污。

  不貪不行,喻智上任之初,也想做個清官。但上任僅一個月,他就被拉下水了,實在是做清官壓力太大,而做貪官又可以撈得太多!

  這家伙,歷史上官至右副都御使,如今還在新手期就被王淵逮到。

  “王先生,有勞了!”王淵對王文素抱拳道。

  王文素雖然對王淵執弟子禮,但并非真正的弟子。他這個人形計算器,帶著十多個數學尖子生,絕逼能把浙江北關的賬目給查爆。

  等待通關的商船上,此時甲板站滿了人。

  王淵對袁達說:“告訴那些商賈,此事跟他們無關,該如何過關還是如何過關!”

  話雖如此,在火槍的威脅下,關檢人員一個個都打起精神,展現出前所未有的公務員責任心。

  沒過多久就鬧起來,因為一艘官船被攔下。

  一個官員模樣的家伙喊道:“胡鬧,這是官船,怎容得你等搜查?”

  關檢人員說:“官船更要搜查,嚴防官員攜帶私貨!”

  因為官船免稅,往往有官員攜帶私貨,或者幫著商賈攜帶貨物。這種行為是違法的,輕則降職,重則丟官。

  那官員下得船來,跑到王淵跟前哀求:“王總制,你就放下官一馬吧,下官只帶了幾百匹布而已。”

  “你現為何職?”王淵問道。

  那官員道:“剛剛遷為余姚知縣,正欲前往赴任。”

  王淵嘆道:“可惜不是定海知縣。”

  “啊?”那官員沒聽明白。

  定海縣是浙江海上走私重災區,那里的走私海港,占了整個浙江的三分之二。

  不過嘛,余姚知縣也行,因為余姚同樣有走私活動。

  王淵笑道:“把此人記下來,船上貨物扣下,讓他在關檢文書上簽字。”

  “王總制,你給條活路吧!”那官員哀嚎。

  王淵拍拍對方的肩膀:“放心,包裹北關戶曹在內,我都只是記錄在案,并不會立即揭發。只要你們好生配合開海,自然能夠相安無事。”

  唐伯虎在旁邊看著,若有所思,心想當官的果然沒一個好東西。

  鈔關這邊被王淵搞得雞飛狗跳,城內的官員同樣驚慌失措。從浙江三司到杭州知府,一個個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,飛快聚在一起商量對策。

  這王二不是開海嗎?

  怎么跑來鈔關查賬?還他娘的突然帶兵包圍,連放火的機會都不給。

  王總督在鈔關查賬的消息,瞬間傳遍整個杭州城。

  一家客棧里,張璁聽到消息,頓時哈哈大笑:“王總制果真奇男子也,大明開國百余年,他是第一個敢在浙江北關查賬的!”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3-安全购彩 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上海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